病名唯十

拼搏一年 然后回来 为高考而战
取关随意
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拼搏一年 然后回来

这里唯十

很抱歉要跟大家暂时说再见了……

今天,唯十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高三学生了

学习,考试会一直包围着我

我很想考出一个好成绩,希望自己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大学

所以,我要为自己,为家人,为朋友们而努力

叶神是“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唯十是“拼搏一年,然后回来”

不是退圈,不是弃坑!

唯十是真的很喜欢天行,很喜欢魔道,不会弃坑的!

很感谢喜欢我的小可爱们

很感谢给了我很多帮助的朋友们

我想用一年的汗水回报自己,回报对我抱有期待的人

我想成为让自己喜欢,让自己不后悔的人

让我们相约下一个六月!

也祝福同是和唯十一起为高考而奋斗的你们!
@微草官方认证王夫人  @官方认证艾斯夫人彼岸x  @上弦月  @茕殣  @卡伊  @L_二三一二三  @药名未玖  @清冥安幽MAY

还有帮助唯十码字的小可爱们,谢谢你们! @迎l阳  @清鹤乐于旻 ᐛ  @岁安

我怕是有一对假的爹妈④

•宋晓薛3p避雷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洋:我觉得我的那对基佬爹妈有点不对劲……

•瑶:就算190的宋阿姨是男人我也不想站起来!

•宋&晓:三年起步……我们要忍住……忍住……

依然是提前放学的下午,依然是那个甜品屋,依然是那桌靠窗的位置。

薛洋把糖一颗接一颗往自己嘴里塞,吃的腮帮鼓鼓的。

对面的金光瑶脑子里混乱一片,正消化薛洋告诉他的一系列爆炸性“新闻”。

“洋洋,”金光瑶面色凝重,“我觉得你爹妈可能是喜欢你。”

“废话!”是个人都该喜欢我!

“我不是指这个…是…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

“卧槽,小矮子,糖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薛洋惊得手上的糖都掉了。

“我是说真的!”

“你自己是gay也不能把别人想gay啊!”

“……”呵,你嫉妒我有男朋友。“那你不还说你爹妈是基佬吗……”

“……”打脸,啪啪的。“总之,小矮子,停止你的无良猜测!”

“emmm……成美你的处境很危险哦~”

“小矮子你喊谁成美?信不信我扔了你的增高垫!”

“阿洋。”宋岚的声音在薛洋的背后响起,薛洋僵硬地转头。

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宋阿姨好。”金光瑶坐着没动,他依稀记得上一次…被宋阿姨190的身高支配的恐惧。所以…就算不礼貌,就算190的宋阿姨是男人,他金光瑶也绝对不会站起来!这是身为一个矮子人的尊严!

宋岚微微点头,视线仍落在薛洋身上,盯得薛洋浑身发毛。

“阿洋,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有什么事?”

“嗯?啥事???”薛洋一脸懵逼。

“……”

“哦……哦!我想起来了!”薛洋一拍手,从座椅上跳了起来,“瑶瑶我走了~今天是我家父上大人的生日,我和母上大人要为他庆生呢,是吧,母上大人?”薛洋一边朝金光瑶摆手一边朝黑了脸的宋岚挤眉弄眼。

宋岚眯起眼将皮皮洋拎走。

呵,好小子,很皮嘛。来日方长,不急。

“岚岚~你给小星星买了什么礼物呀?”回家的路上薛洋故意拉住宋岚的胳膊,俨然一对好兄弟。

“单反。”宋岚选择性忽略了“岚岚”二字。

“卧槽真是有钱人!不愧是母上大人嘿嘿嘿……”

“不许说脏话。”宋岚皱眉。

“是,母上大人!”薛洋像模像样地举起手,像上课回答问题的学生。

宋岚无语地看着皮皮洋,心里算了算皮皮洋18周岁的日期,嗯,也就半年,快了。

“诶,岚岚!”薛洋拽了宋岚一把,“你说我应该买什么礼物给小星星呢?糖怎么样?”

“……然后再给你吃?”宋岚挑眉。

“hmmm,被你发现了!”

“……”

“你说……我把自己打包送给小星星怎么样?”

孩子你认真的吗……宋岚没有回头,自己在心里醋了一把。

“岚岚你看啊,我这么帅气可爱,果然我自己就是礼物吧!”hmmm,感觉自己省了一笔买礼物的钱。

“不行。”宋岚脸色不好,语气也冷冰冰的,莫名觉得……自己被挚友绿了……

“诶?为什么?”本来就是说着玩的薛洋没想到宋岚会直接说“不行”。

“你还未成年。”

“Σ(゚д゚lll)!”什……什么意思……薛洋有点方……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宋岚停下脚步,薛洋差点一头撞上去,“你去给星尘买件礼物吧。”薛洋顺着宋岚手指的方向,看见了一家礼物店。

“诶,那你呢?”

宋岚转身,“拿蛋糕。”

“切,冰块。”薛洋翻了个白眼,跨进了礼物店。







好久没更新了hmmm抱歉啦一直忙考试……

hmmm还是把整张图摸完了……

累死……

忘羡真好啊……


把同学拉入了魔道的坑

同学:天天是个动词

我:没毛病!

同学:无羡对汪叽说“我想天天和你上床”……

我:羡羡的重点在上床,而汪叽……的重点在天天上……

同学:emmm所以天天是个动词!

【兄坑】鹊桥仙

鹊桥仙

  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纤云——东方纤云
飞星——印飞星
银汉——星河——逍遥星河
度——渡——逍遥渡影
一相逢——易相逢
胜——龚常胜
无——芜——东方芜穹
忍——忍流光
鹊——南宫鹊儿
路——陆(六)——陆夫人
朝朝——昭昭——叶昭昭
暮暮——慕慕——花慕慕


据说——兄坑里所有人的名字都出自这首诗……

嗯(⊙_⊙)算天去哪了……

临摹汪叽……

羡羡画不动了呜呜呜……

累死……忘羡真好啊……

【聂瑶】非典型吐花症

聂瑶吐花症he版本

●彼岸岸的点梗,迟到了好久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人物崩坏,慎入!

●本来是准备写be的…但是…唯十就是忍不住自己发糖的手啊!

聂明玦抱着一桶爆米花坐在沙发上,内心万分纠结。早上起来突然开始吐爆米花,现在的心情实在是……

怀桑说这是吐花症……是暗恋成疾的病症,需所恋之人的吻才可解。

聂明玦第一次犯怂了,盯着金光瑶的房门不敢敲门表白。

“大哥?”金光瑶开门,正好撞上聂明玦的目光。

聂明玦没来得及收回目光,只能尴尬地点点头。

“大哥你买这么多爆米花干嘛?”

好,一鼓作气,不要犯怂,不就表个白吗!

“阿瑶,我……”

“太好了,今天刚好和洋洋约了看电影,真是谢谢大哥了!”

“其实……”

“嗯?”

“这爆米花是公司送的。”

“哦哦,谢谢大哥! *^_^*”

“……”

聂大心里苦,但聂大不说。

如此过了一个星期,金光瑶觉得自己吃爆米花快吃吐了。

聂明玦自己也是欲哭无泪,好几次想表白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最终还是听了怀桑的话,晚上偷偷溜进金光瑶的房间……干什么?偷亲啊!

(怀桑:大哥你都敢偷亲了为什么不敢表白啊啊啊!)

(聂大:……)

第二天金光瑶一脸懵逼地看着镜子里自己肿了的嘴唇,聂明玦一脸正气地说那肯定是蚊子咬的。

(怀桑:大哥你为什么脸不红心不跳啊!既然这么不要脸了为什么不表白啊!!!)

(聂大:……)

才是五月份的天却已热得像七、八月份。

金光瑶满头大汗地跑回家,一开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怀桑已经开好空调了吗……诶,不对,今天不是停电吗?

金光瑶进门,看见客厅里铺了一层……雪花。

嗯,雪花,雪花嘛,怪不得这么凉快。嗯……所以,这大热天的雪花到底是哪里来的啊?!

“啊,瑶瑶你回来了啊,凉快吧?”聂怀桑从房间里冒出来。

“怀桑……这些……?”

“人造雪花!”

“你确定?”

“没错啊,人造雪花。”大哥吐出来的雪花,的确是人造的啊,没毛病。

“……”我感觉这些雪花很奇怪啊,我能问吗?!

而此时聂明玦正忧伤地抱着一只脸盆往里面吐雪花。

没人告诉他吐花症这玩意儿还可以吐不同的花啊!

(聂大:我觉得我吐的花不对劲...难道不应该是什么桃花,玫瑰,康乃馨什么的吗......)

(怀桑:大哥你终于发现了吗!等等大哥,康乃馨是说母爱的(—_—‖),话说大哥你晚上要不要再去偷亲一下?)

(聂大:......)

于是,第二天......

“???”昨晚那么冷为什么还有蚊子???→△→嘴又肿了......

金光瑶早上醒来,愤懑的摸了摸自己肿了的嘴,起床准备开窗。

“怀桑!!!”

“怎...怎么了?”聂怀桑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怀桑...”

“在!”

“窗户。”

“?”

“冰花哪来的!”

“!”怀桑抬头,看见窗户上一层图案繁复的冰花。

大哥,你吐完雪花开始吐冰花了吗......

“大概,太冷了。”

“现在是五月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瑶……瑶瑶~”聂怀桑在金光瑶房间门口探头探脑。

“有事就说,我又不是你大哥。”不会打你的—_—‖

“今晚清河的烟火晚会,瑶瑶你去吗?”

“好啊。”怀桑你满脸的“去吧,去吧~”我能说不去吗……

夜·烟火晚会

咦?怀桑呢?二哥也不见了……金光瑶在欣赏满天烟火赞叹而无人应答时才发现聂怀桑和蓝曦臣都已不见了踪影,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也都消失了。

金光瑶似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满天的烟火,空无一人的街道。

“小妹妹,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我是男孩子!”

“哦,对不起……”

“我无家可归啦。”

“那……你跟我回家吧,好吗?”

“……好。”

金光瑶抬手,以漫天烟花为背景,在空中画出记忆中那人的笑容。

真好啊……

不用微笑扮从容。

不用勾心斗角争

不必再背负“杀死自己所爱的人”。

“唉,前尘往事何必再想……”金光瑶低头轻叹,抬起头看向夜空时却是愣住了。

漫天的烟花盛开,那句话便如此呈现在眼前——

“阿瑶,我爱你”

“阿瑶。”金光瑶听见聂明玦在喊他,但他不敢回头,他怕这是一场梦,一回头就会醒,醒来时仍是那阴冷的棺木。

“阿瑶,我爱你,我一直都爱着你。”聂明玦从背后抱住金光瑶,“不论是上辈子,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我的心,都不会变。”

聂明玦让金光瑶转过来面对自己,金光瑶的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自己等这句话,等了多少年?等凉了前世,温暖了今生。

聂明玦低头,将金光瑶的眼泪吻尽,他前世今生的苦涩该由自己来尝。

金光瑶伸手抚上聂明玦的脸。

金光瑶踮起脚尖。

金光瑶将自己柔软的唇印上聂明玦嘴角冷硬的线条。

你爱我,我亦心悦于你。

盛世烟花为贺,心中所爱,终拥于怀中。

“啊啊啊,大哥终于和瑶瑶在一起了啊啊啊!!!”远处手拿望远镜的聂怀桑激动的跳了起来。

蓝曦臣伸手将聂怀桑按下,“怀桑确实该高兴,但也别太激动,我们在高台上,注意安全。”

“嘿嘿,曦臣哥说的是。”聂怀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这烟花真好看。”

“那是,这可是我大哥吐的烟花,能不好看吗!”

“……”这种时候……只能微笑。

聂怀桑看着蓝曦臣的笑容,微微愣神。

烟花,真美。

“大哥,所以,那次的雪花是你?”

“……是。”

“那……冰花?”

“……也是我。”

“那……”

“烟花也是我吐的。”聂明玦抱住金光瑶。

思你成疾,药石无医。

“等等,你别告诉……那次公司送的爆米花也是你吐出来的?!”

“……”聂明玦沉默了,聂明玦点头了。

“聂明玦!!!”

















真的是拖了好久…… @官方认证艾斯夫人彼岸x

最后突然的一点点曦桑?没错,中了土块太太的毒

感谢 @清鹤乐于旻 ᐛ  @迎l阳  @岁安 帮助唯十码字( 。ớ ₃ờ)ھ


p1是突如其来的脑洞……😂

有没有哪位大触愿意画一下这个?

@司徒桃  @endidosen  @敖昊  @茗茗茗二  @桉仔码头

p2是《我怕是有一对假的爹妈④》的……片段……证明自己真的有更文

p3是拖欠良久的聂瑶吐花症……我会尽快肝完的…… @官方认证艾斯夫人彼岸x

p4是……咳咳你们知道的……所以是为了它我更文才如此缓慢的啊!(疯狂为自己的拖更找理由)

😂众位道友可否赏个评论?评论过二十我下周就发文!

单属性风灵根,大乘期器修

三界魔尊之首,百媚教教主

                  ——————易相逢

她躺着,于是,没有人敢站着










啊啊啊,二刷兄坑,爱死师父父了!

果然师父父和星河是一对呢!

@药名未玖 媳妇带我入兄坑的呢😘

发张数学课的摸鱼表示自己真的有在更文……(இωஇ )

QAQ数学好难……

lof简介总是被吞……心累……

@药名未玖 呐,这个人,我媳妇,😂在这里给她做个宣传好了……不知道大家对原创文有没有兴趣……

罪骨之岛的妹子们都是腐女


霍游洞房花烛夜衍生番外第三弹

今天的霍游依旧可爱ớ ₃ờ

第二弹点这里

感谢 @迎l阳 帮助唯十码字


“霍琊……”

“嗯?”

“我算是你的正宫?”

“???”

“你可是拥有一个后宫岛诶~”

“……”

“那么多好妹子~”

“……我只爱你。”

“(*////▽////*)”本来想调戏一下结果自己被撩了怎么办~

“而且,岛上的女孩子们……都是腐女。”

“诶?!!!”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等等,霍琊,她们有没有给你看一些奇怪的东西?”

“没有,怎么了?”

“没事……没事……”

(其实霍琊的床底……都是姑娘们给的[本子]……还有一本青龙女皇送的《体位大全》)